葉子落了、月餅上市了、蟹慢慢變肥了、夜風有了凉意了,秋,也就來了。


總感了今秋有别于往秋,說不出個所以然來,也許是秋本來就帶著些蕭索之意吧!再也許,是經歷了“離别”的一縷心愁缘故,總是在此時多添了一份沉重.


詩人薛寶有詩《秋日湖上》曰:落日五湖游,烟波處處愁。沉浮千古事,誰與問東流。這個是過於傷感了,却實實是一種表露——來自内心的秋愁的表露。好一個“沉浮千古事,誰與問東流。”我的心也重了起來。


對於秋,我一直於心中一處藏着一幅畫卷,是美得有些“離譜”,想來只能是一場夢.


記得與朋友閒聊時,彼此問過四季之最愛,我脱口而答的是“春”,浮上心頭的卻是“秋”的散蕩。春,给予人嚮往,秋,是摇籃、是鄉情、是愁濃韵遠,還將會是曲终的回還。


所以,我是愛秋的,無論以何種方式,總之,我愛著。











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水姑娘 的頭像
水姑娘

水姑娘的部落格

水姑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