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夜西風凋碧樹。
清早出門,行走于小路兩旁,驀然發現,
一夜之間,竟然滿地落葉,
然而,就在昨天,它們還搖擺于高高的枝頭,
在金黃的秋日暖陽下,瀟灑搖擺,俯看塵世。
昨日繁華,就這樣轉瞬凋零。
僅僅是,一夜之隔。
那一地落葉,會有哀傷麼?
然而,我依稀看到,晨光之下,一地斑斕恍如燦然微笑,
靜謐而安詳,整片大地顯得如此明亮而溫暖,
連秋的寒眸都充滿了暖意。
這是它們用一懷的溫熱,最後一次擁抱季節,
用生命中最後的色彩,鋪陳著秋天最絢爛華美的佈景。
一片片落葉,暖黃,暗紅,淺竭,老綠,色彩斑駁,
那是生命裡陽光照耀過的記憶,是雨露潤澤過的痕跡,
而一道道深深淺淺的傷口,是它們經歷風霜的證明。
它們的臉龐寫滿了滄桑,脈絡分明,
那裡曾經流淌過青春碧綠的液汁,
如今那深刻的線條裡記載了生命所有曲折。
它們,就這樣靜靜地躺在泥土之上,
等待所有有心或無意的閱讀的目光
--閱讀它們所有的歡樂,所有艱辛,和最後的美麗。
原來,生命的落幕,可以是這樣安然,靜美。
踏著滿地落葉慢慢而行,漸行漸遠後,
一種別樣的感動,在心裡慢慢滋長,漫延。
它們在春風中萌芽,在秋風裡凋落,源于塵土,又歸于塵土。
墜入塵土,是生命的回歸,更是新生的開始。
融入泥土,生命的根須,由此伸展。
明年,在高高枝頭招搖的綠葉不是它們,
但是,我堅信,這個世界上必定有一處的春天是與它們有關的。
“一花一世界,一葉一菩提。”有情花,爛漫葉,
自然的生命總是這樣張揚著本能,而又充滿禪意。
生命的盛衰,是自然的安排,抗拒只是徒勞,憂傷更是無須。
所以,繁盛的季節盡情張揚,衰弱的季節便能從容面對。
而每一次凋零,都開啟了一輪新的生命的欣欣向榮。
有死亡,才會有新生,才有了這個世界萬物的生生不息。
若這個世界是一棵參天大樹,
那麼,這世界上的每一個生命,
就是枝頭的一朵花,一片葉。
漫步人生路,風雨陽光之間,光陰如梭,
那麼,何妨于花開之時,盡情綻放,于葉落之際,盡情斑斕!
每一次生命落幕時刻的潸然淚下。
不是哀傷,是感激,願如此。
不作繭,不自縛,奢侈一下寂寞塵世裡的哭哭笑笑,可不可以?
不感慨,不躑躅,放縱一下紅塵陌路裡的恩恩怨怨,夠不夠?
無端,心角有些柔軟,有些濕潤,有些默默期許。
于是,渴望有個人,牽手,脈脈以對。
直至老去。
多想,自己能夠彈奏一曲行雲流水般的鋼琴曲,
讓那琴聲傾訴我內心的種種感受。
多想,自己能夠是枝間靜美的秋葉,
掛在林間,像小時候看的《最後一片樹葉》那樣永不凋零呵。
一邊感嘆流年似水,一邊無比珍愛逝水流年。
這,便是人生。
 
[獨孤小鶩]


 





 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水姑娘 的頭像
水姑娘

水姑娘的部落格

水姑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