連續幾天下雨,雨勢綿綿密密,雨聲不絕於耳,直到傍晚時
分,才似不知疲倦的旅人,極不情願的停下了歸去如飛的步
伐。獨坐陽臺一隅,心情隨夏日的涼風忽起忽落,打著卷兒
,在沉悶的空氣中翻滾。
迷蒙的天際,掛著厚重的雲層,大地被一片灰色的霧氣籠罩
著,泥濘的小道在片片水蛙中有氣無力的嘶聲哀歎,是在渴
望陽光的照耀,還是在懇求路人腳下留情?
暮色象一塊黑色的帷幔飛快的遮住了白晝的光明,只有遠處
幾盞昏黃的路燈在沉沉的夜色中閃爍著微光,樓前的幾棵芒
果樹陰鬱地佇立著,時而傳出沙沙的輕響,宛如寒冬時候鳥
的悲鳴。偶爾有一陣風吹來,吹落樹葉上的幾滴殘雨,雨星
飄到臉上,手上,卻感覺不出是暖還是涼。我靜靜的坐著,
思緒有些混亂,前幾日的那些事好象電影毛片的鏡頭一個個
交替出現,雜亂無序,無法用清晰的理智來一一剪接,索性
閉上眼,什麼都不想了。
一陣輕風從頭頂旋過,幾縷不甘寂寞的髮絲也隨風舞動起來
。咦!雨後的風中為何飄來淡淡的馨香,時斷時續,努力的
伸長鼻子,使勁地吸了吸,一股清香沁人心脾,原來是久違
後的玉蘭花。曾在樓房的拐角處,看到過那棵不起眼的玉蘭
樹,不怎麼高大的樹身,纖細的枝條,稀稀落落的樹葉,當
時以為弱小的它今年一定不會開花的。誰知花香竟在這樣的
夜晚不期而至,怎不叫我驚喜莫名。
記得上班經過的那個十字路口,便有幾棵玉蘭樹悄然挺立著
,那淡淡的清香遠遠的就可聞到,這時便會加快騎車的速度
,迅疾地到了樹下,濃鬱的香味彌散,自己已置身於花香包
圍中。情不自禁的抬頭細看,翠綠、清亮的葉子修長潤滑,
纖塵不染,城市的塵埃似乎與它無緣。淡白色的花兒,點綴
在枝頭,有的已輕啟花門,香味便從花隙間悄悄的溢出,四
處流散;有的花瓣緊緊的擁抱在一起,似乎捨不得分開;有
的卻已花門大開,大方的接納賞花、愛花的眼睛。有位朋友
,每到玉蘭花盛開的季節,便會摘幾朵來,心形的擺放在白
色透明的玻璃盤中,淡薄的花兒被襯托得優雅、別致,滿屋
生香。
有時想,這小小的花兒何以會散發出如此濃鬱的香味來,它
既無玫瑰的豔麗,也無牡丹的華貴,更無桃花的張揚,只默
默的在每一個夏日的清晨和黃昏靜靜地開放,也許百花仙子
覺得它平淡無奇,也許覺得它過於淡泊,與世無爭,所以便
把花間最濃的香氣賜予了它。
這樣想著,猛一抬頭,突然發現周圍的東西清晰了起來,樓
層的牆壁、樹葉上已籠上了一層薄如蟬翼的輕紗,白濛濛的
。月亮也不知在什麼時候掙脫了厚重雲層的糾纏,偷偷的升
了起來,幾點星光鑲嵌在沉默的天宇,顯得格外明亮,孤寂
的天空因了它的點綴,不在那麼沉悶、空蕩。皎潔的月光從
容的灑下一地的光明,淡淡的玉蘭花香也隨風在我四周蕩漾
。輕輕的站起來,活動了一下有些酸麻的雙腿,深深地再吸
一口沁人心脾的花香,緩緩地回到屋裏,心想今夜的夢一定
會香甜的!
  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水姑娘 的頭像
水姑娘

水姑娘的部落格

水姑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